2010年4月22日

令人想跳舞的GTCA之歌

剛剛從朋友的噗浪那邊看來的,居然把YMCA改成了GTCA


這真是太妙了!

之前的PCR之歌也是這家Bio Rad出的啊

未來還有什麼令人期待的歌曲呢?


2010年4月18日

手指比細胞分裂與減數分裂

前面一篇提到體感教學,馬上這邊再來一篇,用手指比細胞分裂與減數分裂

這是細胞分裂的過程



這是減數分裂



最後要來個實際示範,學生韓榮真不願意以真面目示人,所以我們幫他找了一個紙板擋住,不過最後還是被他同學給耍了,秀出了真面目。


2010年4月17日

雙手擁抱地質年代

前一陣子看到張威耑老師用右手手臂記憶台灣歷史分期的文章
我想起地質年代也可以這樣教啦

在漫長的地球歲月中,人類的出現只有佔一小部分而已。如果把地球全部的歷史濃縮成一年,人類要到一年最後幾分鐘才出現。不過這樣實在沒什麼感覺,我想換成更實際的例子。

那就用雙手打開吧
地質年代02
人類出現呢?大概在右手指甲縫那邊啦。其實生物出現是很晚的事情,更何況人類出現呢!

用這種方式來學地質年代,真的比較有感覺耶。

用身體活動來學習(Kinesthetic Demonstration),在很多學科裡都可以找到,像是用來學習天文學
http://www.spacescience.org/education/extra/kinesthetic_astronomy/KAAssessmentSkyTimeAug04.pdf
把自己當作是顆地球,日夜變換,地球是怎麼轉動的。季節改變,地球又是怎麼變的?

或是教地震定位
http://nagt.org/nagt/programs/teachingmaterials/11342.html
把自己當作波,算移動時間和速度,用來定位震央。

在化學也可以應用,把自己身體當作是一個分子,手代表可以和別人相連的鍵結。例如之前聽月梅老師說的『把身體當作五碳糖,從背後看去,頭為氧的位置,右手、右腳、左腳、左手分別為為第一到第四個碳。學生和學生之間就可以用手連結成核酸。』

除了這些以外,各位還可以想到有哪些教學也應用了呢?

不要忘記,學習除了視覺、聽覺以外,動覺也是很重要的啊!

2010年4月9日

南北半球的漩渦大不同?

2006年,我和梅子飛往遙遠又夢幻的地方-加拉巴哥群島+亞馬遜森林+安地斯山度蜜月。在赤道上的一個觀光景點裡,導遊用個水槽展示北半球、南半球和赤道上,不同的漩渦模式。

如同那些「科學」教我們的事,赤道以北,漩渦產生了逆時針的漩渦。



赤道以南,產生了順時針的漩渦。






而赤道上,一點漩渦也沒有




一切都是這麼的完美。
但是,在我心中還是半信半疑的,我將影片貼上網路,徵詢大家的意見,「到底這是真的還假的?」
得到的意見,兩者都有。
真實的答案是什麼,我也不知道

隔了幾年,公視流言追追追的企劃連絡我(因為我曾經和該節目合作拍過一集「竹筷變筍乾」,所以偶爾還是會聯繫一下)。他們問起這段影片拍攝的緣起。想做這個流言的追查,知道之後,我可是非常高興啊。

因為我自己是沒想到可以怎麼去驗證,既然有人可以驗證,那也是好事一件啊,至少解我心中之謎。

我雖然知道科氏力不太可能會影響到小尺度的水槽,但是我就是在赤道上看見有人可以「做」出這個現象啊,所以我期待看到的是,可以任意要水槽有各種方向的漩渦或是沒漩渦。有這樣的作法,才有辦法破解,那些「真」的原來是「假」的。

今天,看到該單元的播出了(其實已經是重播了),影片中有段去厄瓜多拍攝的,就是我們啊。其實本來心裡頭還有點擔心製作單位會不會把我歸為【製作謠言】的人,不過還好並沒有。(有的話,我就翻桌了)







原來產生這些漩渦的關鍵就是在「初始旋動」。當初我在厄瓜多,少看的就是到底示範人員是怎麼注水的。此外更令人扼腕的是,當初我們應該自己把水槽拿來試驗看看的啊,哎呀,現在再去做原地實驗也不可能啦。

下回如果有人再提起北半球的洗手臺漩渦怎樣怎樣的話,我就會要他「放個水,兩個小時後再說吧!」

2010年4月7日

蝌蚪成長史

最近我們教室裡的自然角落多了一群新寵物-無名阿蝌
(其實是老師不知道牠們以後會變成什麼)

3/21 我從大山背的一個人工水塘裡,帶回了一些依附在石頭上面的蛙卵



3/23 蛙卵已經發育變成原腸胚了,中間白色部分應該是原口的位置



有些長得比較快,也許是前一批產下的,已經變成神經胚了


有些可能是更早出來的,已經發育出小尾巴了,變成尾芽胚。雖然已經有蝌蚪的雛形了,不過還不算是正港阿蝌啊



3/24 已經有幾隻長出外鰓了,就在頭部兩側


從上面看


這時候阿蝌還沒長出眼睛,頭部兩側只有黑黑兩坨


隔天 3/25 眼睛已經長出來了


這是之前牠們住的小盆子,不過現在已經換成豪宅了,有小石子和水草相伴
.


3/29 阿蝌出現大改變,大家右邊的外鰓都消失了,只留下左邊外鰓。


目前,阿蝌的模樣除了左邊外鰓也消失了以外,其實和上面都差不多。
其實,我看牠們眼睛,都覺得跟澤蛙的眼睛好像喔。不知道這個是不是澤蛙的蝌蚪啊?

--
後記
5/23 原來這是拉都希的蝌蚪

香港生物教育網站的安全切片機

前幾天接到一封信,是香港生物教育網站的谷祖德老師的信。

這次谷老師寫信和我連繫,主要是想透過我blog和台灣的老師們分享一件作品-安全切片機
谷老師說他的這項發明,靈感是來自於我的這篇文章
徒手切片有妙法,自製顯微切片機

簡單的概念,經過谷老師的巧手改造,利用壓克力和螺絲,改造成了安全切片機
也獲得了【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 2009-2010‧教師教具發明‧一等獎】

以下兩個影片是谷老師所提供的,包括切片機的3D視圖以及操作方式。






信末,谷老師告訴了我一件遺憾的消息。他太太也是位生物老師,一直很喜歡我的blog和我的教學空間。只是令人難過的是,他太太和女兒在去年底往生了。因此谷老師想藉著這件作品的分享,永遠懷念他的太太和女兒。

接到這封信的感覺其實很複雜,一方面是很高興能和谷老師聯繫,進行台港的生物教育交流,另一方面,則是很遺憾是在這樣的機緣上。一切只希望在天上的她們,能一路平安好走。

2010年4月4日

炫耀文-我們有華生簽名的DNA模型啦!

華生到台灣的第三場演講是在清大進行,雖然是在新竹,不過我們也是很早就出門了,到的時候才八點,而表訂入場時間是九點。這麼早到無非是想挑個好位置,能一睹大師的風采。

演講的內容就不說了,基本上科學的內容不多,說的是科學研究的態度,這些在最近的新聞報導裡講很多。

那這一篇的重點呢?其實只是在炫耀啦。

在之前梅子召喚了一群她的學生去聽演講,學生也很捧場去了十幾個,本來想說是不是有機會跟華生合照,所以還特地帶了一個巨大DNA金色雙螺旋去當道具(底下有照片)。

話說這個金色雙螺旋可是有歷史的,可是多年前我們拍結婚照的前一晚,我趴在地上辛苦折出來的,雖然那時候攝影師一點也不喜歡它。曾經我也帶著它在幾次研習場合秀過,現在已經變成梅子的教具了。

在演講結束,大會安排華生作在每區座位的第一排,和後方幾百位的聽眾一起合照。當時我們坐在第四排(早到的好處,可以挑前面的位置),機不可失,我們立刻拿出這個金色雙螺旋出來拍照,可惜華生沒看到。

不過倒是聽到後面的高中生碎碎念:「早知道我們就把課本的DNA組合起來帶過來」,唉~孩子們,千金難買早知道,出來混總是要耍點手段的啊。

後來我們離場的時候,巧遇建中的廖達珊老師和孫蘭芳老師,達珊老師看到我們拿這個金色雙螺旋就說,應該要找華生簽名啊。唉啊!說的也是啊!可是機會呢?

本來想說在出場的時候,看能不能趁著他搭車前請他簽名,不過華生只在路上停下來幫兩個學生簽名,然後就錯過我了(嗚)。後來達珊老師就找時間介紹我認識呂平江教授,再請呂教授幫忙請華生簽名。真是感謝呂教授、廖老師和孫老師的協助,最後總算是拿到了華生的簽名了,而且就在我們的金色雙螺旋上喔!

看來這螺旋不能當教具了,得供起來喔。哼!你們誰的DNA教具有華生的簽名啊~
DNA簽名
(把眼睛打黑是我的興趣,謝謝)

有興趣自己可以折一個喔,我以前寫過一篇


你可能對這有興趣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