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5月19日

甲骨文裡的牛羊鹿角

國中時觸到六書之後,我就愛上了象形文。

我喜歡看甲骨文或金文裡頭對萬物的描繪,古人把他們看到的東西刻畫出來流傳後世,我慶幸我現在用的是正體中文,因為這樣,我才能和數千年前的文字相遇,看出它們的來龍去脈。

2006年出了一本書-林西莉的《漢字的故事》,這書裡有許多例子讓我在生物課程裡得以增加話題,魚、象、龜..這些字只要轉個90度,就會看出那生物的樣子,啊,我超愛和學生分享這些生物的名字起源呢。

前一陣子,對岸的聽濤網做了一系列「漢字告訴我們真相」的圖。作者為這張「魚」下的說明是:「60年前,大多數魚在水裡;60年後,大多數魚在盤裡」,啊,講得真是貼切啊,當初改簡體字的人,應該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吧。




很多人以為魚下面那四點代表水,其實那四點是什麼,只要到Chinese Etymology 這網站去看看就行了。

魚,那四點水應該是鰭。在魚字裡,不只看到鰭的特徵,連鱗片都看得到,那田字就是有鱗片的魚身啊。


前陣子我在看骨頭的時候,突然對「角」很感興趣,於是我又到Chinese Etymology去挖寶研究鹿角和牛角的樣子,我想看看它們以前長得什麼樣?

先來看看鹿角吧。


從甲骨文來賞「鹿」,就會發現原來「鹿」字下半的「比」居然是鹿的四隻腳,而鹿角卻已經消失了。





古文中,有時也可看到動物和棲地的關係,就像「麓」這個字,就是一頭鹿在樹林之間。






鹿角在鹿字裡消失了,那牛角和羊角呢?

都還在呢,只是有些變形。從古字來看,如果這兩個字都是頭部的話,是不是代表古人觀察到牛的角是往上舉的,而羊的角是下勾的呢?



「角」這個字的甲骨文非常有意思,其實代表古人已經會把動物的角取下,才會觀察到角內中空的樣子,甚至他們還刻畫出角上的生長紋路。由此可知,古人觀察的角,一定不是鹿角,因為鹿角並不是中空的。現在書寫的「角」,其實藏著古人觀察到的特徵。




除了角上有生長紋路以外,還有哪些字呢?我覺得「貝」可能是喔。

我猜想貝這個字,應該是從頭端或尾端來觀察雙殼貝的結果吧?除了畫出對稱的圖形之外,還畫上兩條代表生長紋路的橫線。


在貝殼交界的地方有個鉸鏈,據說不同貝的那些小齒沒辦法互合,因此以前日本就出現一種遊戲,那就是玩貝殼,玩法是把一堆貝殼的兩枚貝都拆開放在地上,玩家抓起隨意兩枚殼互合,能對的起來的就算得一分。看到這種遊戲,讓我聯想到如果要讓一群人兩兩為一組,可以讓大家來抽一片文蛤殼,然後大家互相找人來合合看。

貝

你可能對這有興趣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