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5月22日

學生的創造論遇上課堂的演化論

過去,我以為創造論與演化論的爭議只會出現在歐美的學校裡,沒想到今年我居然遇上了。

有天,我學生拿了兩本書送我,分別是「生命的起源—值得思考的五個問題」和「生命來自創造嗎?」。這兩本書的內容是在質疑演化論的真偽,並且提出說明,訴說生命應該是經由設計而產生的。

看了這兩本書,我就很好奇問學生,關於信仰、這些書籍和生物課學的演化論,她是怎麼想的?我用兩包洋芋片請她把這些想法寫出來。

以下就是她的想法,

我媽媽從我小時候就是基督徒(耶和華見證人),因此我小時後就開始學習聖經,所以我一直都相信生命是有造物主創造的。看了「生命的起源—值得思考的五個問題」和「生命來自創造嗎?」這兩本書後,讓我更覺得進化論是不可能發生的。我覺得生命是上帝創造的,是因為就像房子是需要有人設計、建造,生命也是需要有一位創造主來設計、創造的。而且每個生物都含有 DNA,就像是一位設計師設計了很多不同的東西,可是設計出來的東西,可能都會含有相同的元素,因此從每個生物都含有 DNA 這一點可以證明,所有生物都是同一位造物主創造的。
還沒有上國中之前,我看這兩本書的時候,還看不太懂書裡面的內容,也不太懂進化論是什麼。但是,我很確定,要碰巧產生一個生命是不可能的,因為光是要讓一個細胞碰巧存活的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。還有科學家發明很多東西都是模仿大自然中的生物,他們研究了這些生物後發現,原來某個生物有某樣構造,是運用了某向原理。應該不大可能是剛好碰巧產生而有的,而應該是有一位造物主設計好的。
自從上了國中的生物課後,我學到了比較多的生物知識,慢慢了解書裡的內容,也大概了解了一點進化論。
上學期的細胞課程,我發現光是一個細胞裡面的構造就非常不簡單。構造簡單的單細胞生物其實也一點都不簡單,就連最簡單的繁殖方法—細胞分裂,也是很複雜的,要複製、分離,這些不可能碰巧就發生了,一定是有人精心設計過的。
上次的段考範圍,剛好就是在講進化論(害我打破了每次都100分的優良記錄)。達爾文的天擇說,我覺得有些地方不大合理。因為化石是在某個時段大量出現,而不是慢慢出現。而且課本上說突變和基因重組是演化的原動力,可是不管發生什麼樣的變異,牠也不會變成其他的生物,例如書裡說的果蠅,果蠅不管發生什麼樣的變異,牠還是果蠅,而沒有變成其他的動物。還有課本說化石是證明演化的最好證據,可是化石並沒有完全證明生物之間的親緣關係,因為書上說化石系列中化石的年分往往相差數百萬年,年份相差這麼遠,根本沒有辦法證明生物之間的親緣關係。而且考古學家所發現的化石,一定不可能全部都證明演化。可是支持演化的學者只談有利於演化的化石,卻從來不去解釋那些不符合演化的化石。
後來,我請她把她的想法用一句話總結,她說「她相信個體會變異,但是物種並不會改變」。哇!這實在太酷了,撇開創造論不談,她的心得和想法讓我想到的是,對學生來說,生物課程裡的演化教學到底有沒有改變他們的質樸概念?會不會我們講了好幾節課之後,對他們來說其實概念還是相同的,差別只是他們學到了考試時要用不同的想法,但是離開考試,還是回歸本來的概念。

過了幾天,學生給我一封信「老師:我昨天晚上突然想到,如果所有生物是從單一物種演化而來的,那他們的染色體不是應該要一樣多嗎?而且應該要可以互相交配吧?」

感謝我這些學生,這些問題如果轉換成討論的議題,應該可以激起一些討論吧。例如「從共同祖先演化而來的生物,為什麼沒有相同數量的染色體?為什麼不能互相交配」





你可能對這有興趣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