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5月27日

意外的水棲昆蟲觀察活動

我的課程裡常常會出現莫名其妙的活動,就像之前突然就有養紋白蝶的活動。

幾個月前,我就想著要在下學期的課程中,安排飼養動物的課程,可是要養什麼呢?我腦中想過養蟋蟀、養麵包蟲,或是養小白菜誘紋白蝶來產卵。可是前兩種養完之後,就會像小時候養蠶一樣,最後不知道怎麼處理。

本來想要再試試看給學生養紋白蝶,結果有天意外的事件發生了。

學期初的時候,因為寫了篇《莎草紙DIY》,學校歷史和音樂老師很有興趣想學作,我就帶了一些莎草葉柄去辦公室小班教學。教完之後,剩下的莎草葉柄不知道怎麼辦,我就在實驗室裡弄個盆子泡著。

過了幾個禮拜,我完全忘記這件事,直到有天我突然發現那盆子裡出現好多孑孓和蛾蚋的幼蟲,於是一項莫名其妙的飼養活動開始了。

這個活動就只要學生帶個寶特瓶來學校就好了,大家就用滴管,把這些水棲昆蟲的幼蟲吸去飼養就好了。




要怎麼餵食呢?其實我沒有刻意養過蚊子或蛾蚋,但是倒是有幾次家裡不小心養出來。我想牠們是吃水中的有機質吧,於是就要學生丟一些碎落葉進去。

學生除了飼養以外,還要不定時的紀錄牠們的成長。正好這時在教昆蟲的變態,課本都會提到蚊子蒼蠅是完全變態,但學生卻對這些昆蟲很陌生。他們認為蚊子是不完全變態,因為他們覺得孑孓長了翅膀就變得跟蚊子一樣,但是仔細看了孑孓,他們才發現事情根本不是這樣。

孑孓






有毛毛觸角的公蚊


母蚊


我還蠻喜歡這個意外的課程,因為飼養容易,也不用每天餵食,此外觀察也方便,透過寶特瓶來看,發生什麼動靜都知道,事後處理也容易。這點說來有點尷尬,站在防治害蟲的立場,養出蚊子或蛾蚋之後,只要翻轉瓶子就可以「處理」掉牠們,但是站在尊重生命的立場,似乎又該放生。

雖然最後我要他們翻轉瓶子來淹死蚊子,但是我覺得未來也許可以讓他們討論該不該殺死?也許還可以配合讀貓頭鷹書房的《為什麼不能把蚊子殺光?大自然對人類的祕密用途》。當我們把蚊子都殺死了,那吃蚊子的蝙蝠吃什麼?

另外,下次在飼養之前,應該讓學生在還沒看過孑孓和蚊子之前,先畫下樣子,等到實際觀察之後,再畫下樣子。兩相比較之後,學生也才能夠知道自己學到什麼。

這個飼養課程不僅和節肢動物有關,還可以和生態系(淡水生態系的能量流動)、生物多樣性彼此相連呢。或許下次還可以養校園蝸牛?


後記一,因為全班每個學生都養,所以我就要學生在瓶子外面寫名字,有天我看見一個女生的瓶子外面寫的不是她自己的名字,她寫「曉雯」。我就問她,這是誰?她說,那是裏面那隻蟲的名字。


後記二,寶特瓶真是生物課程的好工具,可以養水棲昆蟲,可以養酵母菌,還可以做Bottle ecology 呢!

你可能對這有興趣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